永定新闻网欢迎您!
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

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

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

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

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

柿子红了

原创作者:苏冠生 来源:闽西日报 编辑:吴丽仙 2017-12-08 10:07
今年的国庆节刚好遇上中秋节,人们纷纷回乡走亲访友,喜庆佳节。 我听阿建说他父亲彩叔国庆节回来了,于是携妻登门拜访了彩叔和梅婶。我们已经多年不见,彩叔见到我,非常高兴,和我开心地唠起了往事。 彩叔一见面 ..

今年的国庆节刚好遇上中秋节,人们纷纷回乡走亲访友,喜庆佳节。

我听阿建说他父亲彩叔国庆节回来了,于是携妻登门拜访了彩叔和梅婶。我们已经多年不见,彩叔见到我,非常高兴,和我开心地唠起了往事。

彩叔一见面就问我,老家的柿子是不是红了,他家门口的那几棵柿子树还在不在?我告诉彩叔,眼下老家漫山遍野的柿子都红透了,大家都忙着采摘柿子呢。但是,已经记不起什么时节,彩叔家的那几棵柿子树早已老死消失了。

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,老家是没有几棵柿子树的,我依稀记得只有彩叔家和阿卷婆家才有几棵柿子树。我们小的时候,只能在树底下捡红柿子吃。等我们再长大点,由于还是够不着树上的青柿子,只能用长棍子敲打几个下来,藏在谷仓里,掰着小手指数着日子等它熟透,或者把青柿子塞到水稻田里,浸泡几天。约摸1990年代起,我们那里家家户户开始种植柿子树,慢慢地大规模发展。

彩叔叹了口气,告诉我,那是在1936年柿子红的时候,他的父亲把他们兄妹仨给卖了,大姐和三哥卖给江姓人家,他最小,被卖到隔壁村的魏姓人家,只有二哥还留在本村。

彩叔说,他父亲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南靖一个叫下斜的村庄打零工。当时下斜有红军游击队在那里开展游击活动,他父亲娶了当地王姓人家的女儿,夫妻俩经常帮红军游击队挑油盐柴米等物资,帮红军游击队做事。后来,红军游击队随大部队北上,于是夫妻俩回到了永定古竹老家定居下来。

1936年6月,乡公所把彩叔的母亲抓了去以“通匪”的罪名关押了起来,并且要彩叔的父亲交出200块大洋才肯放人,否则格杀勿论。过了4个多月,彩叔的父亲被逼得走投无路,只得把他们三兄妹卖了,凑齐了200块大洋才把母亲赎出来。彩叔说,那个时候他还不到一周岁,还没来得及在母亲的怀里撒娇,就被卖到别人家寄养,而且三兄妹都是同时遭受同样的命运,无法想象当年父母是怎样挺住这样的厄运打击。彩叔还说,大姐夫之前是打铁匠,有一手令人艳羡的好手艺,从前大姐家的生活还是不错的,还资助过其他几个弟弟,后来随着打铁技艺的慢慢淘汰,大姐家的生活水平逐渐变差了,近几年有所好转。他和三哥相认是在1970年代初,他们有一次在县里开会时,才偶然认出彼此是同胞兄弟,当时两人喜出望外、抱头痛哭,从此兄弟亲如一家。其实,两兄弟居住的村庄相隔不到20公里,只是在那信息闭塞的年代,要相认还真的不容易。彩叔还提到母亲的娘家下斜,是有名的革命基点村,现在母舅他们一大家子都过得很安逸。

我们听了彩叔三兄妹幼年的悲惨故事,真是百感交集,令人唏嘘。彩叔记忆里的那几棵苍老的柿子树,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回忆,当年红透的柿子,成了他心里抹不掉的伤痛。然而,如今老家的柿子又红了,彩叔现在的心情不一样了,他说:“如今老家漫山遍野的柿子红了,太平盛世,万‘柿’如意,也预示着家家户户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我心里高兴呀。”

版权声明: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,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已有561人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