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定新闻网欢迎您!
设为主页 收藏 管理入口

新闻 时政新闻 视频新闻 动态 部门动态 乡镇之窗

聚焦 信息荟萃 媒体关注 旅游 客家文化 摄影美图

商机 政策法规 商界精英 生活 健康养生 文化娱乐

新闻发布厅 人事任免 网言网语 便民服务

筀竹记事

原创作者:朱定宝 来源:闽西日报 编辑:蒙维香 2017-12-08 10:08
故乡在筀竹。这个地方收藏着很多故事。一件件,一幕幕,清晰如昨,挥之不去。 古时,筀竹是“金丰里”通往永定县城的要道。山路蜿蜒曲折,翻山越岭,溪水淙淙,路上置若干凉亭驿站供客歇脚。可以想象,商客民众一路攀坡 ..

故乡在筀竹。这个地方收藏着很多故事。一件件,一幕幕,清晰如昨,挥之不去。

古时,筀竹是“金丰里”通往永定县城的要道。山路蜿蜒曲折,翻山越岭,溪水淙淙,路上置若干凉亭驿站供客歇脚。可以想象,商客民众一路攀坡艰行,当登上白叶凹山顶后,坐进凉亭,山风迎面习习,阔袖翻卷,长袍浸汗,望凉亭内外的题壁诗文,不禁心情愉悦。清嘉庆年间,永定大溪籍二甲进士巫宜福,写了一首《路程》的诗联:“筀竹当风白叶吹入平水,湖坑崩坎乱石滚出大溪”,形象地把古时筀竹的“当风凹”、“白叶凹”、“平水坑”等地名串在一起,明快的诗性与当朝进士同辉,增添了筀竹的文化韵味,而诗行融入历史成为一方地域风物的永久烙印,也因其鹤起风骨载入书册,筀竹一名开始渐传渐远。

筀竹原有一所中学,坐落在列市凹靠山的一隅,是初级中学,设有三个年级,六个班。开学初,书箱杂什便会从大山深处负笈归至,一栋钢筋水泥结构的三层教学楼,成为当时列市凹最洋气的建筑。隔壁为直角折形土木结构两层宿舍,一楼学生寓舍,二楼老师寝室,走过木梯和楼板过道,能踩出“嘎叽嘎叽”的响声。在校读书那些年,总感觉老师是那么威严,成天担心会突然从二楼传来喊学生上楼接受批评的声音。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经列市到县城的班车不多,去县城要先在列市购票点买票,排队检票上车。喇叭声咽,车子启动,车尾扬起漫天尘土,可以盖住半条街,这已成为特有的记忆。对于县城都没去过的山里孩子,列市凹就是令人向往的大都市。一条公路贴着小溪弯仄绕过。马路两边,餐馆、食杂、理发、邮局一应俱全,大小20余间。这里商肆虽不算繁华,也没传统的墟期。但对于筀竹山里人来说,列市凹是“大蛇拉尿”的地方,一切都是稀奇。小孩去了一趟回来后,可在一帮小伙伴前尽情显摆,两手比划着车子形样,神气活现地被一圈伙伴围聚在中间。个个像“鸭子听雷公”一般,满头雾水又充满渴望。

在列市凹的学校斜对面,“王友三”小饭馆格外出名。“王友三”是这家餐馆的老板名字,背微驼,满脸笑纳四方来客,跟我的父亲很是熟烙。父亲去列市办事,总去他店里吃饭,一盘青菜炒肉,一碗冬瓜炖肉,一碟香酥花生,外加一杯三两装的“永定特纯”。父亲喜欢的,就是这种熟人的感觉,边聊边啜一口小酒。少时的我,因店里飘出的美味让我记住了这位驼背叔叔。记忆中,他的名字与肉香联系在一起。每逢寒暑假,家里运谷笪、卖烟叶或买农药化肥时,我会跟父亲一起去那里,那一碗带着煤烟味的钵子饭,特别能勾起我的食欲。

时过境迁,曾经的中学,书声已经不再。早前农事时列市凹特有的热闹,还有乡人挑担购肥的身影,均成为一种藏于心中的温暖乡情。

版权声明:来源注明是永定新闻网的稿件,版权归永定新闻网所有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已有565人阅读